深論
  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
  研究院美國研究所)
  新加坡政府勞動力發展局近日正式建立了以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為對象的工作信息庫——“職業庫”。據悉,該“職業庫”里目前共有1.6萬個職位空缺,其中一半為專業人士、職業經理和執行人員的職位。自5月起試用至今,已吸引了4300多名雇主和1.29萬個求職者註冊設立戶頭。(7月16日新華網)
  金融危機以來,高失業率成為各國面臨的頭號挑戰,即便是占盡天時地利的新加坡也是如此。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政府都在不遺餘力地創造就業崗位,避免失業大軍成為社會不穩定因素。相對於發展中國家,經歷過數次經濟危機考驗的美、歐等發達國家政府在促進就業上已有一些相對成功的政策措施。其中,有四塊“他山之石”對我國借鑒意義最大。
  一是主導建立覆蓋面盡可能大的就業信息平臺。新加坡建立的“職業庫”就屬此類。在日本,政府拿出預算扶持就業中介機構,令其盡可能挖掘“潛在崗位”,並將這些信息提供給求職者。歐洲做法更激進,為解決蘇聯解體後的東歐就業難題,德國主導建立了“歐盟全社會就業數據庫”,方便雇主和求職者相互驗證。經濟全球化帶來社會分工過細和地域功能化傾向,一些畢業生或失業人員很難在當地找到合適工作,而信息平臺在異地就業中顯得尤為重要。政府充當重要角色有利於增加信息平臺的公信度。
  二是直接補貼就業個人。羅斯福新政期間,美國政府曾雇用失業人員“挖坑”。這一荒謬的作法之後未成為笑柄,反而成為成功經驗。2008年經濟危機以來,美、日、歐都希望通過擴張預算、投資公共工程的方式彌補就業缺口,卻苦於財政吃緊無法實施。使用財政雇用部分失業人員從事並不直接創造價值的工作,錶面上並不合理,但總比讓這些失業者吃低保、或者讓這些錢被承包商中飽私囊要好得多。當前,美、歐推行了一些名為“帶薪培訓”的項目,實際意義與此類似。
  三是改善就業環境。就業和經濟是一個正反饋循環,就業的人越多,經濟越活躍,越能解決更多人崗位。反之亦然。因此,如果能吸引一些有能力就業但不願就業的人重回崗位,就能啟動就業市場。為此,西方國家從政策、法律、市場道德等多個方面嚴厲打擊市場上的反就業“潛規則”,如種族、性別、年齡、性取向、婚育等方面歧視。日本政府認為,安倍經濟學能否成功,最關鍵的就是能否重新吸引日本女性回到就業大軍。
  四是開放市場。普遍證據表明,壟斷和市場封閉是就業的大敵,因為這不僅意味著市場創造的價值被少數人占有,多數人只能喝西北風,也會導致市場的創新性下降,難以創造出新的崗位需求。經濟不好的時候,歐美國家都在廣泛吸引外來投資,這些措施包括簡化商務簽證程序、開放更多領域、避免行政對跨國併購的干擾等。這時候如果再挑起保護本國民族經濟的大旗,那就是與廣大失業者為敵了。
  (原標題:從新加坡“職業庫”看促就業的政府責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qxzoe 的頭像
weqxzoe

8 小時

weqxz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